{cms:webname/}
  联系方式:2169059851艾特qq.com  太原新闻网官方微博
当前位置:太原新闻网 > 军事历史 > 送雷锋当兵的老红军给儿孙制定特别“家规”(图)

送雷锋当兵的老红军给儿孙制定特别“家规”(图)

文章来源: 发布时间:2017-02-22 13:20 阅读次数:

家规

■成蛟

2015年10月,余新元参加首都阅兵归来与少先队员的合影。王磊 摄

引 子

“共产党人的一个精神楷模!”所有慕名来见余老的人,都会由衷地发出这样的赞叹!我,也不例外。

初夏,我到鞍山看望1960年送雷锋、1976年送郭明义当兵的辽宁省军区鞍山干休所老红军余新元,2009年以来,这已经是我第6次拜见余老了。那天,当我推开余老家门进入卧室,今年已93岁高龄的余老,正在学习习主席系列重要讲话。看到余老在书上、报上画的一道道蓝杠和黑杠,还有给鞍山“雷锋出租车车队”、鞍山“四海大酒店”员工宣讲雷锋精神的提纲,特别是听到和余老一起生活的他的侄子余永生说的一句话“学习都成了我伯父的命”,一瞬间,我感慨万千……余老至今仍坚持每天3个半小时学习党的理论,把家里作为传播雷锋精神的课堂,余老活到老、学到老、干到老的劲头,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。

于是,我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,请余老这个有着79年党龄的老党员,讲讲他给儿孙们制定的特别“家规”。在余老洪钟般的声音中,我再次得到了他给我的思想铠甲,传递的精神火炬――

(一)

我一共有5个孩子,3个儿子、2个闺女。我大闺女大前年7月走了……对他们我管得都严,所以孩子们都挺给我长脸,没有出格儿的,这点我很知足。

我大儿子1966年到115师去当的兵,那时部队都到营口扛盐袋子,大儿子老实厚道,还能干,结果把腰压断了,评了个三等二级伤残。当了3年兵,回来时,被安排在鞍钢计量厂当工人。大儿子没敢跟我说,就跟他爷爷求情,意思是让我出面,找市里的头头儿,安排个比这更体面更轻巧的工作。我对大儿子说,国有国法,家有家规,咱们家的家规,就是国家给你安排什么工作,你就干什么工作。跟你一块儿退伍回来的,全市上百人,他们都是工人子弟,他们找谁去?结果,我大儿子一辈子当工人,干得也挺好。

在孩子们的工作安置上,我有言在先:国家有政策,你们执行国家政策就是了,路要自己走,不要指望老子。我大闺女1968年当的兵,是护士。退伍前给我写信,说组织上让退伍,我说组织让你干啥就干啥嘛!一开始,老伴劝我帮大闺女找找人,她都处对象了,争取一同调到鞍山工作。看我没答应,老伴就来气了:你在鞍山公安局当过领导,现在的头头儿都是你当年的下属,你说话,他们谁都会给你面子的!当时我也火了,我说:我认识毛主席,我当年在甘肃静宁界石铺镇听毛主席作演讲才投奔红军的,但我现在不能为了闺女的工作去找毛主席,规矩不能破。最后,大闺女只好跟着大姑爷回到武汉老家那边去了。但在经济上,他们有什么困难,我都资助他们。我大闺女孝顺,每年都回来看我。

我二闺女1969年当的兵,1975年退伍时被安排到鞍山市交通局职工医院当了护士,现在也退休了。每次提到这话茬,二闺女都跟我撅嘴,说我爸当年要是给找找人,我待遇早就上去了。但我不这么看,孩子们跟工人子弟一个样儿,作为一名红军战士,我心里坦然,不觉得愧对孩子们什么。

我二儿子1970年入伍到的空军部队,退伍回来时,小嘴嘎巴嘎巴地要跟我说什么。我说你不用说,你当一回空军,就想比你哥哥姐姐飞得高啊!不可能!最后,二儿子也是退伍军人安置办安置的。不止这个,二儿子有好多事都“记恨”我呢!1962年,辽阳的老百姓吃糠都吃不上溜儿,二儿子吃糠,大便就干燥,便不出来,他就嗷嗷哭。我老伴看儿子难受,也哭,说让我想想办法。我那时靠关系能弄点苞米面啥的,但我没答应。

那时单位给家里安了电话,我就规定:这是国家为我工作方便安的,你们不能用!二儿子以为我就是说说而已。有一次,他和同学在家里用电话,被我逮住了,让我一顿猛撸。我在军分区工作时,有专车。那次,分区组织看电影,司机让孩子们也上车,车上还有空座,但我没让孩子上车。我说,领导干部的车是国家给我配的,你们没资格坐。老伴看我这样,只好带孩子走路去看的电影。

说句实话,我心里还真惦记老儿子(东北方言,指小儿子)。他是1973年兵,在坦克师修理营。我不是夸我老儿子,几个孩子中,他在部队干得最好,新兵中,他第一个入党,第一个当班长。后来,提干的表格都填了,结果班里的一个南方兵野浴出事了,他受连累了。他们连队干部感觉老儿子挺委屈,就给我写了一封长信,让我出面说说话,肯定能行。也是问问情况吧,我给老儿子的部队打了一个电话。原来,老儿子填了表后,认为提干是板上钉钉的事了,就放松了对班里的要求,导致战士私自野浴淹亡。我当时就表态,他不仅不应提拔,还得受处分。

相关阅读
栏目图文
  • 专家:对抹黑长征的错误观点要坚决驳斥
  • 康山抗震老兵寻战友:震后七天徒手挖出生还者
  • 重温毛泽东视察洛阳舰:将来海军要有大舰!(图)
  • 民国暗杀大王王亚樵:曾行刺侵华日军大将、蒋介石
  • 不能忘却的国家英雄
  • 解读长征(60):直罗镇战役对中共中央有何重大意义
  • 独臂将军陈波“血染的党证”
  • 太平红军粉壁墨书文献:墙壁上的“史诗”
  • 关于我们 - 媒体合作 - 广告服务 - 版权声明 - 联系我们 - SiteMap - 
    Copyright ©2002-2018 太原新闻网. All Rights Reserved申明:本站所有新闻归原站原创作者所有,本站转载并不代表承认其观点!备案号:晋ICP备07004857号-1